Erio

托尔金的哲学研究:HadhafangVSAnguirel(上)

说明:1.第一次写文,个人观点比较激进,不喜勿喷。

2.本文设计历史观较多,阅读时请耐心。

3.最近阅读《 托尔金与世界大战 》,颇有感触,又在百度上看到此贴https://tieba.baidu.com/p/198157416义愤填膺,故写下此文。

4.Hadhafang&Anguirel是Idril与Maeglin的佩剑,因此本文通过他们的斗争,来展现《精灵宝钻》的核心哲学观。

5.谨以此文纪念,T.C.B.S.在第一次战世界大战中不幸逝去的两位同志:

罗伯特·奎尔特·吉尔森(1893——1916A.D.)

杰弗里·巴赫·史密斯(1894——1916A.D.)

 ------------------------分割线

百度贴吧原文: 译林版称为迈格林的,芬国昐之女阿瑞蒂尔与黑精精灵之子,刚多林王图尔巩的外甥。因为向往自由而与父亲不和,随母逃回贡多林,又因为无法得到表姐伊缀尔的人和心、看着她嫁给人类,最终在被Morgoth俘虏后选择叛变贡多林,帮助魔军毁灭该国,但自己还是被心上人的丈夫Tuor杀死。此人虽然聪明能干、英雄神武,但由于性格阴郁和命运弄人,最终什么也没有得到。 
    本人一向反感托氏神话善恶分明、主角通吃配角苦命的构架。而相比强调普通人主观努力的魔戒三部曲,宝钻中更是命运决定一切,与英雄同时代的他人完全成了陪衬(想起贝伦和露西恩这对狗男女胆敢如此冒犯Morgoth大人,心头愤恨不已)。其实,Maeglin这样聪明勤奋但性格阴沉、为爱痴狂的人才,虽然在史诗中得不到好的命运,但正与当今许多年轻人的处境颇为相似,同为悲剧英雄的Illidan(魔兽中的恶魔猎手)在国内不也相当有人气吗。 
    在这个凡人要求幸福、追求梦想的年代,请反对一切高大全,让费艾诺、迈格林、萨茹曼、咕噜姆们恢复名誉,让顶着光环的芬国昐、贝伦、胡林、图奥、埃尔隆德、甘道夫,还有尸位素餐的维拉们见鬼去吧!(译名已改的能看)

  身为一个托迷,见到如此侮辱托老和他的神话世界观,我简直想说:"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可能说话有点过激,还是先切入正题吧。

今天的年轻人们也许在这竞争激烈的社会中抛弃了善的根本,才会与托老的英雄主义格格不入。在这里我为托老证言(他什么时候写过高大全东西?)

一、历史观

Tolkien  1916

托尔金对神话体系构建是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那我们就从这场战争说起。

索姆河会战


    100年前的1916年7月1日,是英军历史上最血腥一天,19200人死亡,两倍于此的人受伤,在阵亡者之中,就有托尔金的挚友,T.B.C.S.这成员之一——罗伯特·奎尔特·吉尔森。索姆河战役也成为一战中 ,甚至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 死亡人数最多的战役。四个月之中,就有134万人伤亡,时间仅是号称“绞肉机”的凡尔登战役的五分之二,但却拥有比其多60万的伤亡数字(是如今冰岛共和国人口的两倍),这场战役可以说是一战中最无用的战役,为了十英里宽度的土地,付出了如此惨重的代价。而纵观整个战争,又有几场战役可以被称作“有用”呢?这场战争无非就是为了商业利益,国家利益而打,被托老称作“道德上的彻底浪费”。那巴尔干的小火花儿,在几个月内就燃遍了整个世界。历史书上就告诉我们这场战争的原因是"帝国主义之间发展不平衡的后果."但仅仅是这样吗?

     学过高中政治经济学的人肯定都知道,马克思主义发展到列宁主义的标志是《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的发表,从本书的题目就可以看出,造成这场大战的东西——帝国主义,是从有文艺复兴萌芽一直到19世纪末达到顶峰的称霸世界的制度——资本主义发展而来的。而在思想上,资产阶级的思想最初是由14世纪兴起的人文主义开始。历史书上对文艺复兴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这使欧洲从中世纪的黑暗蒙昧中解脱出来,使“人”的时代真正来临。先撇开对中世纪的偏见不谈,人文主义本身难道就非常伟大吗?从人文和自然科学的发展与思想解放上来看,确实是这样。但是人文主义思想却体现了托尔金从哲学上对恶的定义——对更高力量的追求。之所以追求力量,是因为在中世纪被压迫的自由民(北欧人称之为Karl)中,急需通过寻找财富来改善自身生活。所以他们反对禁欲,反对限制个人拥有财富以及对财富带来的幸福感的追求,因此他们需要创新,探索,改变生产方式,但这一切都是为了财富,而获得财富就意味着与他人竞争,有竞争就需要“更高力量”,所对应的个人奋斗,勇敢探索的思想纷纷出,这样的思想在今天看来没有问题。但是他们的根本目的是为了力量和财富,这就导致了他们的行动目的的异化(Alienation),关于这个词我们之后会解释。

      这种靠奋斗和勤劳致富的思想,其实并不是从文艺复兴才开始的,早在9-10世纪的冰岛史诗集《埃达》中的第二首《高人的箴言》第59节就是这么写的:

“干活劳力太少须早起,

溜达一圈安排好活计。

若是清早贪图睡懒觉,

保管疏漏掉许多活计,

发财致富多半靠勤劳。”(注释1)

     但这种思想在贵族制的中世纪却没有完全兴起的,因为事实上,在那个时候只有血统才能决定个人是否有致富的的机会。

     但这样的言论在资产阶级的时代可以说是至宝,在今天也是一样,认为奋斗和财富是挂钩的。在日后没有贵族的北美合众国中,这一思想尤为突出,在19世纪的西进运动与第二次工业革命中,这种想法形成了美国人引以为豪的美国梦——凭借个人奋斗,实现自我梦想。即一切靠奋斗和实力说话,也就是在这时候以美国为核心的第二次工业革命席卷了全世界,使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纷纷成为了由金融寡头操纵的帝国主义国家,但上进的他们仍不满足于现状,这最终导致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

     细数诸如洛克菲勒、摩根这样的金融垄断资产阶级又何尝不是靠奋斗努力争取得来的呢?但是正是因为主要大国被这样一群人操纵,才发生了20世纪人类历史上最惨重的灾难.(实力)力量难道就是占有和掠夺的借口吗?

   电影《罗摩衍那:史诗》中,魔王罗波那(又译拉瓦那)曾这样对他的王后曼杜达丽说过:

“这里的财富,这里的繁荣,你住的黄金兰卡(楞伽城,在今斯里兰卡),我的王后,所有的这一切,都是靠我的实力赢得的。”(注释2)

难道这就是社会的规律?那么我们人类岂不就是那魔王吗?


二,故事的回答 HadhafangVSAnguirel

Hadhafang

终于可以进入故事中去了。(未注明的黑字均来自文景版《精灵宝钻》第十六章)

    Maeglin生于南埃尔莫斯谷地的幽暗密林中,根据晚期设定,“他身材高大,发色漆黑,眼睛虽然黑色,却想诺多族那样雪亮锐利。”因此得名为Maeglin“锐利的眼神“,可谓是一表人才。而且,他在常年昏暗的密林谷地中,孤独的环境锻炼出了他沉默寡言,但开口就有一种”打动聆听者,挫败抗拒者的力量。“不仅如此,他又以过人的天赋向父亲和矮人学会了大量金属勘探和锻造工艺。这是他日后迅速崛起的资本。

      但是在他父亲埃欧尔极端狭隘的民族主义思想的压迫下,他被夺去了外出和见到光明的权利。日后在Gondolin,被库茹芬激怒的埃欧尔,误杀了其母Aredhel,随后被Turgon王处决。埃欧尔在临死前这样诅咒Maeglin”孽子,你竟然抛弃了你父亲和他的族人,在这里,你所有的希望都将落空,在这里,愿你死的和我一样惨!

       这个诅咒确实被证实了,一个多世纪后,Maeglin被Tour从城墙上抛下。他之所以落得这个下场,严格的证明了托老的核心哲学观——对更高力量的追求。

Maeglin的成就不俗,名声鹊起,受到了所有人的称赞。他之所以取得这样的成就,不仅仅是因为天赋,还有一个明确的奋斗过程:“他在各项事务中愈发争取贯彻自己的意志,只要能从中获取权力,他便不畏任何辛劳,不怕任何负担“这是他与其他角色,诸如Fëanor,Melkor这些最终走向堕落的天之骄子不同的地方。但恰恰是他选择了这样的道路,才决定了他之后的命运。

  从他在城内为自己的权利和幸福打拼时,他所做出的一切劳动就蒙上了一层名叫奋斗的阴影。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获取权力,才能弥补童年失去常人拥有的这个基本权利之一——自由,带来的心理创伤。而同时失去了双亲的他则更需要一种爱的关怀,于是他选择了自己的表姐,也是自己爱恋的对象——Gondolin的Anar,Idril·Celebrindal,作为自己的情感寄托。

  用相对剥夺理论(Relarive deprivation)来解释Maeglin当时的心理状态再合适不过了。这是公平心理学三大理论之一。它是指当人们将自己的处境与某种标准或某种参照物相比较而发现自己处于劣势时所产生的受剥夺感,这种感觉会产生消极情绪,可以表现为愤怒、怨恨或不满。失去自由与双亲,使Maeglin一来到Gondolin的壮美与荣光中,就产生了巨大的落差,(其实这一落差从他母亲给他讲述Gondolin的故事时就已经开始)。和Gondolin光荣与你福乐相比,自己家乡的黑暗生活是多么不堪入目。因此他会拒绝其父离开的要求。而相对剥夺理论展现的正是如此,与Gondolin的福乐相比自身童年阴影下的生活,处于劣势的自身自然而然的产生了被剥夺感。而失去双亲的悲痛,让他愈发好渴望Idril这位美丽公主的青睐,来弥补情感上的空虚。(可以理解为缺了什么就愈发想占有什么)因此Maeglin对Gondolin的一切都呈占有趋势。并且选择了现代人,也是绝大多数Gondolin民众最钦佩的方式——通过合法奋斗的方式:他又迅速地学习能学的一切,还有许多可以传授给人。他勘察埃霍瑞亚斯,找到了各种金属的丰富矿脉。他最珍视的是北部安格哈巴尔矿井出产的硬铁,从而将刚多林民给我铠甲和武器,改进的越来越坚固锐利,这在未来帮了他们的大忙。迈格林见解睿智,为人机警,必要时要坚毅勇敢。······迈格林不愿意都在城里当摄政王,而是亲赴战场与图尔巩并肩作战,战斗中也确实凶猛无畏。

    从这时来看,貌似是一切正常的。在今天看来他也是该好好学习的榜样,现代人都普遍轻信了奋斗可以被救赎的新教加尔文主义鸡汤,但按照哲学启蒙社【注释3】的话来讲:“它如铁笼一般剥去了劳动者所有的人性。”当人们普遍沉迷于物质和权力等劳动结果带来的幸福和所谓的“梦想"时,不知道自身已经失去了劳动的本质——人本性(即生命力)的体现。打个比方来说,我们来LOFTER发文章,我相信很少有人是为了金钱或者是他人的赞许等等别的目的,为的仅仅是自己的一份热爱, 这才是良性和健康的劳动,就如康德所说:“人就是人,而不是达到任何目的的工具”或者用萨多·拉巴达尔的话来说:”我想,它们真正的目的仅仅在于制造过程中的快乐。【注释4】“而与劳动的过程疏远,使劳动的目的与方式颠倒(即不把劳动的过程当做目的,而把其结果(造物)当作目的),这被马克思称为异化的劳动。这使人们追逐权力,为了增强自身竞争力,人们会追求强大的力量,这就回到了托老对恶的本质定义上来了。因此Maeglin,因着自己追求更高力量的努力奋斗,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选择用奋斗去换取地位,是他人生的转折点,也使其陷入了"公正世界谬误"这一公平心理学的另一大理论中,因为自己付出太多汗水,就极为渴望得到回报,因此他须相信自己处在在一个有付出就有回报的”公正社会“中。因此使他对其父的诅咒视而不见,执迷于劳动创造带来的权力中。(先不说付出多少是一个的完全难以统计的抽象概念,以及付出就会回报这一想法不仅不是公正,而且还会破坏公正)在争取权利方面,他确实做到了,取得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成为了Gondolin的继承者。 但在情感方面他却遭到了失败,在全城皆被征服时,他却对王女Idril无可奈何,他为了更强的力量,保有自身的竞争力,很少向人吐露自己的内心。能看透他隐藏想法的,你只有伊缀尔·凯勒布琳达尔······埃尔达向来近亲不婚,也从来无人有此渴望。和且无论如何,伊缀尔一点也不爱迈格林,了解他对他的想法后,就更不爱他了。

      HadhafangVSAnguirel,最终峰回路转,以前者的胜利告终。Maeglin最终没有征服Idril这位中洲首生子历史上最年轻(只有400——700岁)但却数一数二的女智者(单从智慧来说,个人认为只有经岁月磨砺后的钙奶能达到她的水平)。

    Maeglin(早期为Meglin)与Idril,可以说是托老创作出的最早的角色了(第一个女主与来自正方的反派,可能在1916年索姆河战役的战壕中就已经诞生)彼时的托尔金(当时不老),刚刚经历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竞争,罗布·吉尔森在7月1日大屠杀之前,曾描述那里是“人与人之间的绝对屏障”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力量与征服,从人文主义到今日的鸡汤,它何曾消失过?

  Maeglin在晚期设施定中一改之前“半兽人般“的容貌,变得一表人才,但是他与Idril之间的斗争却更加明显和尖锐。她觉得他怪异而又扭曲,诚如埃尔达后来的看法:那是亲族残杀结出的恶果。没错,正是亲族残杀,才导致Eol极端的民族沙文主义,带给Maeglin失去自由的苦痛。在喷泉同志的一篇同人文《The Breach in the Walls》中有了较为合理的解释:

你从来不了解约束是何物,因此你把自由视作理所当然之事。然而你是否懂得桎梏的含义?你能否想象一团火焰在黑暗中燃烧、窒息,无处可逃,无从发泄?······我生来就是一位王子,那是我的正当权利。······我不能让我的一生就此虚度,潜藏在密林中、漫步在微光里,瞪视着永恒的阴影和灰暗的天空,所见只有黯淡的满天星辰。我难道不是王族的后裔?我难道不该拥有不同寻常的命运?······我学习过,我努力过,我尽了全力。如今我是合格的领主,是出色的金属匠,正合时势所需。我几乎相信了我可以摆脱我父亲的诅咒——而你那时做了什么,我的姐姐?你蔑视我。你逃避我。你把我看作德行败坏之人,一心寻求和近亲的不伦之恋。我的姐姐,你可知道爱恋和欲望有着区别?我知道你不会爱我······“


Maeglin’s demon

   对于Idril给予Maeglin冷漠的态度的原因目前有很多种解释,有一种正如上文把他看作德行败坏之人,一心寻求和近亲的不伦之恋,另一种说法是Idril认为Maeglin对于其父的遭遇过于冷漠(有点冷血)。但如果从“亲族残杀结出的恶果"这句话来看,Maeglin开始是值得怜悯和同情的,但是他选择通过奋斗达到占有目的的”追求更高力量“的过程,从而托老借助Idril的智慧形象完成了其哲学观中最深刻的批判!(这一思想贯穿了整个神话历史,乃至到后来的《魔戒》中的Hobbits)Maeglin越是奋斗Idril就越讨厌他,这种异化的劳动创造使本值得同情的Maeglin走向空虚(正如其皮肤的颜色一样),但是毕竟刚多林民们只考虑结果和贡献不可能像康德那样去判断人的动机是对是错,这时Idril以智者的形象,暗中否定了Maeglin并时刻保持着警惕,与他划清界限。并在关键时刻选择了Tuor,给了野心家Maeglin同志致命一击。但是在此时相对剥夺理论仍在运作,它会使被剥夺者”造成多种后果,其中包括压抑、自卑,引起集体的暴力行动,甚至革命。”Maeglin在经历了一系列异化的劳动后,没有拥有他最想拥有的,因此他选择了背叛,投靠敌人这种多快好省的竞争方式,来征服Gondolin没有被他征服的最后一人。Idril也早就知道Maeglin不会善罢甘休,才指挥修建了那条密道,挽救了600条生命(光军队就有10000的城就剩下这么点儿了!)一句话,Idril与Maeglin斗争完美的体现了托老神话中的的堕落公式:奋斗的创造——为了竞争——追求更高力量——堕落

  总而言之,Idril这位托老最早创作出的女主角,代表了托老在经历了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盲目逐利与逐力之后,最深刻的思考。她代表着智慧,向阴谋开战,那阴谋即是奋斗进取与拼搏努力的遮羞布下,所掩盖的赤裸裸的征服欲、野心和对更高力量的贪婪追求。正如托老本人所认为的那样,当欧洲人抛弃了中世纪的信念与英雄主义精神,开始唾弃那些保护弱者与无辜之人的骑士信条时,欧洲只剩下力量。资本主义是先进生产力的时代,但生产力的代表——机器,只不过是力量压迫和残酷竞争的产物,再后来它成为了杀戮工具。正如《共产主义者宣言》中所说的:

  它把宗教虔诚、骑士热忱、小市民伤感这些情感的神圣发作,淹没在利己主义打算的冰水之中。它把人的尊严变成了交换价值,用一种没有良心的贸易自由代替了无数特许的和自力挣得的自由。总而言之,它用公开的、无耻的、直接的、露骨的剥削代替了由宗教幻想和政治幻想掩盖着的剥削。 
  资产阶级抹去了一切向来受人尊崇和令人敬畏的职业的神圣光环。它把医生、律师、教士、诗人和学者变成了它出钱招雇的雇佣劳动者。 

因此,梭罗在《瓦尔登湖》中这样悲叹道:”可怜啊!人类却沦为自己工具的工具了!“

最后以一首打油小诗送给我女神Itarillë(Old English:Ideshild Silfrenfót):

您揭穿了的是力量的虚伪,

您刺破了奋斗者的阴谋,

您拥有比目光更锐利的的智慧,

在命运的封锁中,

劈开希望之路!(那位大神能把它翻成精灵语???)

                                                                                      (未完待续)

注释:1.选自译林版“世界英雄史诗译丛”《埃达》第40页。石秦娥,斯文译。

2.印度电影《罗摩衍那:史诗》79分09秒至23秒

3.哲学启蒙社是B站上的视频集合,这一期是个秒百科(原网址实在找不到了):《百度百科:资本主义》的第一个视频,主要讲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4.出自《纳恩·伊·希因·胡林》第三章《图林的离去》,文景版《未完的传说》第95页。


评论(8)

热度(115)

  1. EärendilErio 转载了此文字